首页  »  经典激情  »  和幾位OL的激情

和幾位OL的激情

平安夜那天,贞清的同行,在一间五星级饭店,举办耶诞Party,因为这种场合,要携伴参加比较合乎礼仪,因此贞清就邀我一起参加。虽然不喜欢这种场合,但一则老婆有令,二则当业务就要广结善缘,多认识些人脉,所以也就不以为苦了。

当天会场真的脂粉味浓,珠光宝气,每对几乎都是盛装出席,我跟贞清在场中,也算是够水准的一对。当然同行举办Party,也是一个行销活动,展示了她们新款的布料,请模特儿走秀,我看到可蓁也在里面,走秀结束后,晚宴开始,是采自助式的,佳肴美酒,感觉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绝。可蓁走秀结束后,穿着一件,超紧身的连身短裙,秀出其姣好身材,她的裙子,短到几乎看得见内裤了。

她走过来时,吸引众多男人的目光,她来到我们身边。可蓁:‘协理,辉哥,你们也来了。’

贞清:‘可蓁,不简单喔,升级了,当走秀MODEL了。’

可蓁:‘赵姐,妳都有在注意我,今天是我第三次走秀了。’

我:‘恭喜,恭喜了。’

可蓁:‘我还有其他朋友在,要去打招呼,耶诞快乐。’

我俩:‘耶诞快乐!’

就见她,整晚跟其他两位MODEL,像花蝴蝶一样,满场绕,满场喝酒。贞清则带着我,到处介绍给其他人,大方的介绍,我是她的男朋友,而听到的,女的都是赞美声,说贞清的男朋友不错。男的都是抱怨声,女强人要交男朋友,也不早说,他们也要排队报名。晚会快结束时,可蓁匆匆走来。可蓁:‘赵姐,妳们有开车吗?我室友喝挂了,现在拦车不好拦,能不能坐妳们的车。’

贞清:‘阿辉,你先送我到附近王姐家,再送她们回去。’

我就去开车,送贞清至王姐家后,就带可蓁他们三个,回他们的宿舍,其他两人,一位叫筱屏,喝得很醉的叫卿琳。送她们到家后,原本说要二人带卿琳上去,但她们脚穿高跟鞋,紧身衣的,根本没办法带她上去。我:‘妳们在这等我,我去停车,再回来带她上去。’

停好车后,来到她们面前,我将西装外套,给可蓁拿着,我用新娘抱方式抱卿琳,由于,她跟可蓁一样,穿很短的连身裙,当我抱起她时,可以清清楚楚看到,她穿的C字裤,看的我鸡巴也硬起来了,尤其一整晚,看了那么多女人,酥胸半露,而且原本要跟贞清度耶诞的,却被她们给破坏了。心想,待会一定要好好肏她们。进入房间后,有个小客厅,四间房间两套卫浴,一个小厨房兼吧台。我还抱着卿琳。我:‘要抱去那?’

可蓁:‘到她房间。’

可蓁就带我进入她房间,我将她放在床上。可蓁竟然当着我的面,将她全身脱光,然后再帮她盖被子。这时,卿琳忽然起身往浴室跑,进去后,就趴在马桶上吐了,可蓁这时候,帮她在浴缸放热水。筱屏也跑过来关心,帮她拍拍背。可蓁:‘妳吐完,洗个澡再上床,听到没?’

可蓁带我来到客厅,请我坐,并泡茶给我。可蓁:‘她最近又跟男朋友吵架了,所以心情不好。今天谢谢辉哥,不然,我们三个都会很狼狈的回来。’

我:‘光是谢谢就好了吗?我好好的一个约会,都被妳们破坏了。’

可蓁:‘好嘛!我现在补偿你。’

说完,她就拉我起来,将我衣服全部脱光,套弄了我的鸡巴几下,接着,她自己脱光衣服后,挤在我后面,双腿张开在我屁股两旁,帮我按摩。可蓁:‘你今天抱的很辛苦,我先帮你按摩。’

就将她的两个奶子,紧贴我的背,两手在我肩上按摩。这时,筱屏从浴室出来,见到我们这样,筱屏:‘拜托!要搞也到房间搞,我不想看啦,我累了,要去睡觉了,小琳已经在泡澡了,稍微注意一下。’

说完,她就进她房间了。可蓁和我躺在沙发上,她吸我的鸡巴,我舔她小穴,舔没几下,就改用手指骚痒小穴。可蓁:‘嗯嗯..辉哥..啊..不..要..啊啊..这样..啊啊..我..啊啊..很敏..啊啊..感..啦..’

她的阴核真的很敏感,所以一下子,整个小穴就泛滥都是水。可蓁就自己起来,将她的小穴套进鸡巴,用屁股开始上下摆动。可蓁:‘呵呵..好..啊啊..想辉..呵..哥..的..啊啊..DD..呵呵..好..舒..啊啊..服..啊啊啊..’

这时,卿琳从浴室围条浴巾走出来,要倒水喝,看到我们在作爱,就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。可蓁也不管她,抱着我后,屁股照样上下摆动,我也把腰一挺一挺的,配合她抽插。可蓁:‘啊啊啊..好..啊啊啊..爽..啊啊..好..啊啊啊..爽..啊啊..’

坐在旁边的卿琳,虽然还没酒醒,但看到我们在作爱,及可蓁的淫叫声,也有感觉,自己打开双腿,用手指在插自己的小穴。卿琳:‘嗯嗯..嗯嗯..嗯嗯..’

我就将可蓁拉起来,走到卿琳面前,让可蓁手扶著旁边的小茶几,我从她屁股后面,插他的小穴,让卿琳面对着我们的交合处,我用较快的速度,抽插可蓁的小穴。卿琳醉眼惺忪的看着,但她手指插自己的速度跟力量都加快加大。可蓁:‘啊啊啊..干..啊啊..的..啊啊..好..爽..呵呵..’

卿琳:‘呵呵...嗯嗯..呵呵呵..’

由于,可蓁小穴已经很湿了,让我是越肏越顺越快。我也伸手,将手指插入卿琳的小穴,用插、转、痒伺候她。卿琳:‘呵呵..会..啊啊..痒...呵呵..呵呵..’

可蓁:‘啊啊啊..不..啊啊..行..啊啊..啊啊..了...啊啊..’

可蓁的身体,颤抖了几下,小穴夹紧我的龟头,感觉一阵热液冲来。我把鸡巴从可蓁的小穴中拔出,再把卿琳拉到大沙发上躺着,打开她的双腿,就将我鸡巴往她小穴抽插。卿琳:‘啊啊啊..啊啊..好..呵呵..硬..好..呵呵..舒..服..啊啊..’

正当我还在抽插卿琳的小穴时,背后有一双乳房来磨蹭,回头一看是筱屏。筱屏:‘被妳们的叫床声,叫得睡不着,叫的咩咩好痒。’

我就放慢速度,抽插卿琳的小穴,一只手伸到后面,用手指插进筱屏的小穴内抽插。筱屏:‘呵呵呵..被男人..呵呵..弄真..呵呵..的..呵呵..不一样..’

筱屏她也伸手到前面,在玩我的蛋蛋,受这个刺激,我就更加快速度的抽插卿琳的小穴,插插啪啪响。卿琳:‘啊啊啊啊啊..救..命..啊啊啊啊..’

我觉得我的马眼,憋不住了,就猛用力抽插卿琳。卿琳:‘啊啊啊啊..出来..啊啊啊..了..啊啊..’

卿琳抽慉了几下,小穴内一阵热流,她高潮,我马眼也一松,就射精了,趴在卿琳身上,我背后也还趴着筱屏。筱屏:‘我咩咩痒了,也要插啦。’

她就伸手,抓住我鸡巴套弄,满手的精液及淫水,就往卿琳的阴毛一抹,然后,嘴巴就吸入我的鸡巴。吸了好几下,我鸡巴太刺激了,反而硬不起来。我把筱屏拉起来,我:‘让我洗个热水澡,然后带他们两个,回她们的房间,妳先到房间等我,待会,一定让你爽。’

筱屏就带我,到她房间的浴室,她的浴室没浴缸,而且是跟隔壁房间共用的那种。进去后,我用热水直冲我全身,冲的满久。筱屏来敲了一次门,我说再等一下。等我的鸡巴,似乎有些恢复了,我才走出浴室时,筱屏已躺在床上两腿开开,在自慰自己的小穴,我跟她说,我去喝点水。筱屏:‘快一点喔,咩咩在痒了。’

心想真是够骚的。当我回到房间时,我就将头,埋进她的双腿间,原本要用舔的,但那小穴已经湿淋淋的了,我就改用两只手指,插进去转了好几圈。筱屏:‘啊啊啊..轻一...啊啊..点..啊啊啊..’

接着,我就抱住她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慢慢的抽插。筱屏:‘呵呵呵..好..棒..嗯嗯..的..鸡巴..呵呵..’

这样抽插了一阵后,她似乎不过瘾,就翻转过来,换她在上我在下,鸡巴跟她的淫屄还连在一起,她就很用力的抽插,两个奶子,晃的很厉害。筱屏:‘啊啊啊啊..好..啊啊啊..爽..好..啊啊啊..爽..啊啊啊..’

但持续力不久,没多久,就趴在我的身上,速度变慢了,我就再将她翻过来,在她屁股下垫个枕头,然后用快速度抽插她,发出啪啪声响。筱屏:‘啊啊啊啊..我..啊啊啊啊..要死..啊啊啊..了..啊啊啊..’

结果,她身体不停抽慉,小穴一缩后,喷出一点尿出来,弄湿了枕头。我身体也沾到了一些,我就到浴室要去冲洗。谁知,我打开浴室的门时,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地上,在搓自己的阴核。我们都吓一跳。恢复镇静后,她:‘你是筱屏的新男朋友吗?’

我:‘不是,我认识可蓁。’

她:‘那为什么会跟筱屏在搞?’

我就将今晚,卿琳喝醉送她们回家,然后解释,我跟可蓁之前是砲友,作爱时,其他两个也自动加入,说给她听。她:‘你那么厉害,一次搞三个。’

我:‘没那么厉害,刚刚是第二回合,已经射了一次了。’

她:‘那可以再来吗?我看的咩咩好痒喔。’

我:‘我先冲个身体,待会我再过去。’

冲完,我开另一边的门,进到她的房间。看到她盖著被子,应该是没穿衣服了。我:‘妳也是MODEL吗?什么时候看到我们在做爱的。’

她说她叫爱珍,今天参加别地方的耶诞聚会,回来时,见到客厅有男人的衣服,想说不知谁带男人回来过夜,她进房间要洗澡时,听到浴室有人,等到她进浴室时,听到筱屏的作爱声,就躲在门边偷看了。爱珍:‘刚刚看你好像很神勇。’

她就把我拉到她身边躺着,手握着我的鸡巴。爱珍:‘哇!你的DD好硬。’

我也伸手,将手指往她小穴抽插。我:‘妳咩咩好湿,是不是自慰很久了。’

爱珍:‘嗯嗯..妳们作..呵呵..多久..就..嗯嗯..弄..多久..嗯嗯..’

我就翻身趴在她身上,将鸡巴往她小穴插,真的好湿,一插就进去了,我就快慢快慢抽插她。爱珍:‘嗯嗯..啊啊啊..好..呵呵..舒服..啊啊啊..呵呵..’

她的小穴淫水很多,我的鸡巴一插就到底。我也拿起枕头垫在她屁股下,这样插的更深。爱珍:‘啊啊啊啊..太..过..啊啊啊..瘾...啊啊啊..了..呵呵..’

接着,她用双腿夹住我屁股,这样插的更深,我就加快速度。爱珍:‘啊啊啊啊啊..干..啊啊啊啊..死..啊啊啊..我啦..啊啊啊啊..’

我再抽插二十几下后。爱珍:‘啊啊啊啊啊阿..爽..啊啊啊啊啊阿..死..啊啊啊啊..’

她身体打了几个哆嗦,小穴一缩,出精了,我也想有快感,就在狠狠的抽插。爱珍:‘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’

我就射精在她的小穴中了。接着我就躺在她旁边睡着了。隔天早上,起床已十点了,还好是周末放假,爱珍不在床上了。等我走出房间,她们四个在客厅吃早餐,见到我后,一起鼓掌。可蓁:‘辉哥好厉害,一夜搞我们四姊妹。’

我:‘我都腿软了,碰到妳们,我真的投降,下次不要一起来,好吗?’

爱珍:‘那就是还有下次了。’

我只好摸摸头。我:‘我要先走了。’

当我穿衣服时,每个人还来吸我鸡巴几下,但鸡巴只是微微挺一下,就软下去了。也因此才能离开那淫窟。耶诞到元旦这几天,都没再做爱了,跨年那天,因为耶诞跟贞清的约会被破坏了,所以我们决定跨年那晚上,我们要自己过,不参加任何活动。当天下午,贞清来载我,下班后至我家,因为明天早上,我参加的社团,要去参加总统府升旗典礼,我家比较近一点,而且学弟去美国,跟父母亲过圣诞了。回到我家后,贞清说要洗澡,但我家只有单人浴缸,所以,贞清躺在我身上,一起泡澡,我将鸡巴插在他的小穴中没动,就静静躺着。泡完澡后,我只穿件篮球背心,贞清则穿一件宽大的T恤,她头发湿湿的,相当的性感。再来,我煎王锦珠送的牛排,贞清她不太会煮台湾菜,所以就很久没下厨了,而我对厨房的事,还相当有兴趣。吃完牛排后,我俩一起洗碗,当然免不了调情。洗完后,来到客厅喝着红酒,她躺在我身上看着DVD,特别拨放一片DVD,看完刚好11:45,我们开始深吻,11:55时,我将鸡巴插进贞清的小穴。贞清:‘待会,我们从今年做爱到明年。’

我吻了她。我:‘而且每年都要这样。’

当电视传来【十九八七六…三二一】,我俩紧紧抱在一起。这时,心里的浓情密意,非平时的性爱中,可以得到的,虽然我俩也作了爱,我也让她高潮,她也让我高潮,但这非平时为了泄欲的性爱所能比的。我俩相拥睡到清晨四点,起床后,漱洗完毕,亲她一下,她睁开眼睛。贞清:‘我今天中午要去跟玛莉【她高中女校同学】吃饭,她刚从英国回来。’

我:‘我大概八点就回来了,要不要陪妳去。’

她点点头,又睡着了。参加活动,回到家中,贞清还在睡,我亲她脸颊一下。我:‘亲爱的美人,该起床了。’

贞清:‘我还要睡一下,十点再叫我。’

快十点时,我准备好了早餐,就钻进贞清的被子里,从脸一直亲到她的乳房,她才清醒的抱着我,然后起床了。漱洗后吃早餐。贞清:‘我告诉你,你今天去跟我同学吃饭,她们会刁难你喔,她们有时会很过分,那你还要去吗?’

我:‘妳跟这些同学是都要好?’

贞清:‘因为我高中时,是念私立女校,所以要住校,她们是我同班同寝室三年的姊妹淘。至今感情都很好。’

我:‘既然是妳的姊妹淘,那我更应该去,从那里,搞不好可以知道,妳更多的秘密。以后跟妳吵架,妳离家出走,才知道到哪找妳?’

贞清:‘心机有够深。’

当我们来到聚会地点,是一家西餐厅。讲了订位人名字,服务生带我们到一间小包厢内,已有一个女人坐在那玩手机,见到贞清马上起身,两人互相拥抱,她穿一套黑色的西装外套及长裤,长的不错,跟贞清是同一类型的。那女子:‘姘头,好久不见了。’

她用很严厉的眼光看着我。那女子:‘哟!今天带妳的新姘头来啊!’

贞清:‘对啦!她是我的男朋友叫志辉。阿辉,这是我很好很好的同学叫玛丽。刚从英国回来。’

我点头打招呼,她伸出手跟我握手。玛丽:‘乍看之下是不错,不过今天没订你的位置,先站着,等其他人看过,再看同不同意你参加。’

贞清:‘别闹了,阿辉你先坐。’

我:‘没关系!美女的话当然要遵从。不过,请问妳这一票是同意还是反对?’

玛丽:‘废话!如果反对,就把你赶出去了。’

我:‘既然亲爱的玛丽小姐同意,那我更要站着。’

我就站在她们旁边,听她们聊天,并帮忙叫服务生倒水。接着进来两个女人,玛丽马上起身,分别跟她们拥抱。这两人都算漂亮,真是物以类聚,只是脾气似乎比较温柔。其中一位看见我。女子:‘玛丽,今天该不会是要介绍男人让我们认识吧?’

玛丽:‘那是,她是小清的姘头,我说要妳们初审通过,才能参加我们的聚会。’

女子:‘妳什么时候交男朋友,也没告诉我。还说我们是好姊妹。’

贞清:‘今天不就带来让妳们公审了。’

女子:‘来!来!帅哥坐下来,让我们好好审问一下。’

我:‘要我坐下,就表示同意让我加入今天的聚会了。’

女子:‘同意!当然同意!要审核你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标准。’

接下来,贞清把我介绍给她们,一位叫翠华,一位叫文慈,其中文慈已经结婚,有一子,她们三人,分别都在外商公司上班,文慈跟翠华还是同事。接着,她们就问我很多问题,从中间,我知道她们四人除了同寝室外,还都是出国留学回来的。而且玛丽跟贞清,当初就以夫妻自居,被她们叫姘头。等吃完主餐甜点及咖啡后,她们又继续聊天,并对我提出审核结果。翠华:‘根据我们评审团的初审,一、年纪比我们小二岁,虽不满意,但符合贞清的大姐个性,勉强同意。’

玛丽:‘我们都是留学的,你只是国立大学毕业,不过,听你的收入及家境,都还算OK,也勉强同意。’

文慈:‘见你刚刚表现相当有礼貌,经的起我们的挑衅,个性还算温和,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装的,所以暂时同意。’

翠华:‘我想,今天大家也没事,本来要去逛街,不然就去贞清家,晚上,你煮饭给我们评鉴一下,在这方面,是否通过。’

贞清:‘太好了,这样可以到我家,我们可以轻松的,好好聊一聊。’

我就开车,载她们到贞清家后,当起男佣泡咖啡,切水果及小点。贞清来到厨房,紧抱着猛亲我。贞清:‘亲爱的!今天让你委屈了,我会好好补偿你的。’

我:‘只要妳喜欢,为妳做任何事,都是我毕生最大的荣幸。’

因为厨房跟客厅,只有一个吧台分开,她们都听见了。文慈:‘哦!我快吐了。这么恶心的话,都说得出来。’

翠华:‘妳是羡慕吧?妳老公应该说不出这种话。’

文慈:‘哇!阿辉,你成功三分之一了,已经有人帮你讲话了。’

我:‘谢谢!不知几位小姑娘,今晚想吃什么?我就去买菜。’

玛丽:‘这嘴巴不得了,够甜的,知道怎么哄女人,太危险了,先扣分。’

贞清:‘太扯了啦,说好也扣分,说坏的也扣分。’

玛丽:‘姘头!对不起!妳今晚没有发言权,而且干扰评审再扣分。’

翠华:‘没关系!我爱听,她扣我加,我们吃什么由你决定,不过,我们是很挑嘴的,所以,自己看着办。’

我就出门去买菜,回来后,她们还是在聊天,不过都换了比较轻松的衣服,由此可见,她们的身材跟贞清都差不多的好。这时,贞清也叫我去换件轻松的衣服,我就穿了一件篮球背心及运动长裤出来。翠华:‘哟!身材还不错喔。’

文慈还跑过来,搥了几下我的胸膛。文慈:‘还很结实。’

我就进厨房去开始煮菜,煮了六菜一汤,然后把那久没用的餐桌整理好,摆好碗筷。我:‘恭请各位女皇用膳。’

她们一一就坐后,我开了瓶红酒。她们对我的手艺,虽没赞赏有加,但也算满意,再加上席间,说些黄色笑话给她们听,整个气氛相当融洽。而且红酒也喝了四五瓶了。再来,我泡一壶茶及小蛋糕跟水果盘给她们后,去整理完餐具后,回到客厅。我:‘我最亲爱的评审美女们,不知我今晚的表现,是否满意?’

文慈似乎有些醉,摇摇摆摆站起来。文慈:‘小清,我要去办离婚,跟妳竞争阿辉。’

翠华:‘哇!妳又拉一票了。至于,我对你是很满意啦,这票也投给你。’

这时,大家都把眼光看向玛丽。玛丽:‘大家都还记得,我们的约定吗?’

文慈:‘什么约定?’

丽:‘妳就是那个违反约定的人。当初,我们在宿舍,常搞性爱游戏,说女人也可以让女人有快感,以后为了大家的性生活,可以美满,所以在结婚前,要让我们试试她老公的床上功夫。结果,妳偷偷在国外结婚,难怪现在性生活不美满。’

文慈:‘我那有不美满?而且那是说笑的,那有将老公去跟其他的女人作爱的?而且,男生也不敢。’

玛丽:‘阿辉!那你敢不敢?因为我跟小清不一样,当初我是她老公,她能不能满足,我最清楚,所以,我一定要鉴定一下。’

我一听,装出很害羞的表情,看看贞清。贞清:‘阿辉不要怕【好会演戏】你就把它当作我,我跟她高中到大学,不知作过多少次了,有时还天天都来。’

翠华:‘对啊!每天都听妳们在叫春。’

玛丽:‘我今天一定要确认,你可不可以给小清幸福。’

玛丽有点醉了,说完摇晃的站起来,带我进贞清房间,我故意没将门关上。一进去,她就脱掉我裤子,因为鸡巴还没准备,也没受刺激,还是软软的。玛丽就伸手往我鸡巴一拍。玛丽:‘这样如何让我姘头性福?’

我:‘我告诉妳,我最讨厌人家说我DD不行。’

说完,我就将她的衣服,很快的脱光,因为之前,她们已换了T恤及短裤,推倒在床上。我就将手在她的小穴口抚摸,嘴巴开始吸她的乳头。玛丽:‘够性格,嗯嗯..我喜..嗯嗯..欢..’

我等她小穴已经开始湿了以后,就将两只手指头伸进他的小穴,进行插、转、痒的老招式。嘴巴用咬或用吸她的乳头。玛丽:‘呵呵..好..刺..啊啊..激..呵呵..’

我的手指,就一直插转痒,直到他的小穴,充满淫水。玛丽:‘啊啊啊..痒..啊啊啊..痒..快..啊啊..插..啦..啊啊..’

这时,我鸡巴已经硬了,我拉她的手,来握住我鸡巴。玛丽:‘哇!好硬。’

她就将我鸡巴,拉着往她的小屄插进去。我就开始稍快速度,抽插他的小穴。玛丽:‘啊啊啊..好..啊啊啊..舒..服..啊啊啊..’

她的小穴越来越湿了,我就将她双腿,挂在我肩上,猛用力抽插她。玛丽:‘啊啊..啊..啊啊..啊啊..啊啊..啊..’

她似乎只剩惨叫声,身体不停的颤抖。我不让她有休息机会,继续用力抽插。玛丽:‘啊啊..啊啊没..啊啊..命..啊啊啊..了..啊啊..’

感觉到她小穴一缩,她已经高潮了,躺在床上喘气。这时,我不知是该出去还是在里面。我走到门边一看,她们三人,已经在客厅地毯上玩起来了,三人衣服脱光,互相亲吻,互相插小穴。我就走出来,将鸡巴往贞清的小穴抽插。贞清抓住我鸡巴。贞清:‘先插文慈的,让她比较看看。’

文慈:‘不行啦!我有老公的。’

贞清:‘大不了,到时叫玛丽陪他作一次,当补偿啦!’

贞清就抓住文慈,示意要我插进去。也不知她们玩多久了,文慈的小穴,也是湿淋淋的。我就不客气将鸡巴一次抽入后,慢慢抽插。文慈:‘啊..好..硬..呵呵..舒..呵呵..服..啊啊啊..’

她的小穴很湿了,几乎次次到底,我就拿一个抱枕,垫在她的屁股下,将她双腿拉起抱住,并加快速度,抽插她的小穴。文慈:‘啊啊..啊啊..太..啊啊啊..爽..啊啊..了..啊..’

我再更用力抽插她。文慈:‘啊啊啊..会..啊啊..死..啊啊..会..死啦..啊啊啊..’

我再用身体,压住她双腿,双手撑在地毯上,用一次一次重插方式。文慈:‘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’

她的身体,已经在打哆嗦了,我就加快速度抽插。文慈:‘啊啊..啊啊..啊..’

她分开双腿,夹住我的腰,紧紧抱着我,感觉她小穴用力一缩,就让我射精在她里面,然后她跟着出精了。我就躺在文慈旁边,鸡巴也软掉了,我们两个都在喘气著。翠华:‘小清,妳好幸福哦,妳男人好猛。可惜,我没吃到。’

贞清:‘妳不要急,现在妳带他去浴室洗热水澡,等一下,就会让你爽歪歪。’

翠华来到浴室,就放水进去按摩浴缸,然后开始帮我洗澡,我也顺机吃豆腐,当她洗我鸡巴时,DD还是垂头丧气的。等到热水一冲,似乎有些反应了,就说我们去泡一下,就进去按摩浴缸,并启动水柱。我的鸡巴,被翠华一直握著,泡了热水后,似乎慢慢恢复硬度了,还没等到完全恢复,翠华就坐上来了,将小穴套入鸡巴,上下摆动了起来。翠华:‘呵呵..还不..错..呵呵..插..’

听她的口气,好像不是很满意,我就站起身来,让她含着我的鸡巴,我鸡巴恢复了硬度。她猛吸了几口,她就转身趴在浴缸边,把屁股翘起来。翠华:‘哇!好硬的鸡巴,赶快插进来吧。’

我就挺起我的鸡巴,从她后面,用力猛插小穴。翠华:‘啊啊啊..好...啊啊..爽..啊啊..’

我大概插了十几下,她就半翻身用手推我。翠华:‘我的奶奶撞到浴缸会痛。我们到房间去好吗?’

我就起身拿起浴巾,将我们身体擦干,我抱起她,将鸡巴插进她小穴内,走到房间,这时,贞清她们三个躺在床上聊天。她们三人让出一些位置,让我将翠华放在床上,我抱着她,用不是很快的速度抽插她。翠华;‘呵呵..呵呵..好..爽..’

文慈:‘阿辉,好好谢谢她,她是第一个支持你的。’

我就扶起她屁股的一边,然后用力插她小穴,让她屁股再回贴到床上,就这样,一扶一插,一扶一插的抽插方式。翠华:‘啊..啊..啊..啊..’

文慈:‘对!就是狠一点,不然她是很色的。’

有观众在旁边,我就再表演一下,我站起来,拉起她的双腿,分开夹在我腋下,让她下半身擡高,我的鸡巴由上往下抽插。翠华:‘啊..啊啊..要..死..啊啊..了..啊啊..’

抽插十几下后,再将她放下,改让她趴在床边,我下床擡起她双腿,用老汉推车的方式,抽插她的小穴。翠华:‘啊啊..饶..啊啊..命..啦..啊啊..’

看她似乎已经经不起折腾了,就放个枕头,在他屁股下,猛力抽插她。翠华:‘啊啊...我..啊啊..不..要..啊..了..啊啊..’

我再猛抽插几下,她紧紧抱住我,就出精了,还喷出一些尿来。这时,贞清来到我身边,抱着我猛亲,并将我鸡巴,插入她的蜜洞内。贞清:‘你今天表现的很好,没让我丢脸。’

玛丽:‘看妳浪的跟什么一样。阿辉,算你厉害,以后,我们都要当你的姘头了。’

贞清:‘我才不给妳们用,要用就来求我。’

文慈:‘我看妳一个,根本应付不来,到时不知谁求谁。’

我:‘那我到底有没有通过。’

翠华:‘没有通过,除非让我们再爽几次。’

贞清:‘好了啦,妳们都该走了,接下来换我们了。’

玛丽:‘好啦,我们也累了,要回去休息。妳们就慢慢作吧。’

她们三人,就穿好衣服回去了,我就抱起贞清,将鸡巴插入她小穴,走到门口送客了。她们走后,我当然再让贞清爽了一次,我也射精了。

平安夜那天,贞清的同行,在一间五星级饭店,举办耶诞Party,因为这种场合,要携伴参加比较合乎礼仪,因此贞清就邀我一起参加。虽然不喜欢这种场合,但一则老婆有令,二则当业务就要广结善缘,多认识些人脉,所以也就不以为苦了。

当天会场真的脂粉味浓,珠光宝气,每对几乎都是盛装出席,我跟贞清在场中,也算是够水准的一对。当然同行举办Party,也是一个行销活动,展示了她们新款的布料,请模特儿走秀,我看到可蓁也在里面,走秀结束后,晚宴开始,是采自助式的,佳肴美酒,感觉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绝。可蓁走秀结束后,穿着一件,超紧身的连身短裙,秀出其姣好身材,她的裙子,短到几乎看得见内裤了。

她走过来时,吸引众多男人的目光,她来到我们身边。可蓁:‘协理,辉哥,你们也来了。’

贞清:‘可蓁,不简单喔,升级了,当走秀MODEL了。’

可蓁:‘赵姐,妳都有在注意我,今天是我第三次走秀了。’

我:‘恭喜,恭喜了。’

可蓁:‘我还有其他朋友在,要去打招呼,耶诞快乐。’

我俩:‘耶诞快乐!’

就见她,整晚跟其他两位MODEL,像花蝴蝶一样,满场绕,满场喝酒。贞清则带着我,到处介绍给其他人,大方的介绍,我是她的男朋友,而听到的,女的都是赞美声,说贞清的男朋友不错。男的都是抱怨声,女强人要交男朋友,也不早说,他们也要排队报名。晚会快结束时,可蓁匆匆走来。可蓁:‘赵姐,妳们有开车吗?我室友喝挂了,现在拦车不好拦,能不能坐妳们的车。’

贞清:‘阿辉,你先送我到附近王姐家,再送她们回去。’

我就去开车,送贞清至王姐家后,就带可蓁他们三个,回他们的宿舍,其他两人,一位叫筱屏,喝得很醉的叫卿琳。送她们到家后,原本说要二人带卿琳上去,但她们脚穿高跟鞋,紧身衣的,根本没办法带她上去。我:‘妳们在这等我,我去停车,再回来带她上去。’

停好车后,来到她们面前,我将西装外套,给可蓁拿着,我用新娘抱方式抱卿琳,由于,她跟可蓁一样,穿很短的连身裙,当我抱起她时,可以清清楚楚看到,她穿的C字裤,看的我鸡巴也硬起来了,尤其一整晚,看了那么多女人,酥胸半露,而且原本要跟贞清度耶诞的,却被她们给破坏了。心想,待会一定要好好肏她们。进入房间后,有个小客厅,四间房间两套卫浴,一个小厨房兼吧台。我还抱着卿琳。我:‘要抱去那?’

可蓁:‘到她房间。’

可蓁就带我进入她房间,我将她放在床上。可蓁竟然当着我的面,将她全身脱光,然后再帮她盖被子。这时,卿琳忽然起身往浴室跑,进去后,就趴在马桶上吐了,可蓁这时候,帮她在浴缸放热水。筱屏也跑过来关心,帮她拍拍背。可蓁:‘妳吐完,洗个澡再上床,听到没?’

可蓁带我来到客厅,请我坐,并泡茶给我。可蓁:‘她最近又跟男朋友吵架了,所以心情不好。今天谢谢辉哥,不然,我们三个都会很狼狈的回来。’

我:‘光是谢谢就好了吗?我好好的一个约会,都被妳们破坏了。’

可蓁:‘好嘛!我现在补偿你。’

说完,她就拉我起来,将我衣服全部脱光,套弄了我的鸡巴几下,接着,她自己脱光衣服后,挤在我后面,双腿张开在我屁股两旁,帮我按摩。可蓁:‘你今天抱的很辛苦,我先帮你按摩。’

就将她的两个奶子,紧贴我的背,两手在我肩上按摩。这时,筱屏从浴室出来,见到我们这样,筱屏:‘拜托!要搞也到房间搞,我不想看啦,我累了,要去睡觉了,小琳已经在泡澡了,稍微注意一下。’

说完,她就进她房间了。可蓁和我躺在沙发上,她吸我的鸡巴,我舔她小穴,舔没几下,就改用手指骚痒小穴。可蓁:‘嗯嗯..辉哥..啊..不..要..啊啊..这样..啊啊..我..啊啊..很敏..啊啊..感..啦..’

她的阴核真的很敏感,所以一下子,整个小穴就泛滥都是水。可蓁就自己起来,将她的小穴套进鸡巴,用屁股开始上下摆动。可蓁:‘呵呵..好..啊啊..想辉..呵..哥..的..啊啊..DD..呵呵..好..舒..啊啊..服..啊啊啊..’

这时,卿琳从浴室围条浴巾走出来,要倒水喝,看到我们在作爱,就到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。可蓁也不管她,抱着我后,屁股照样上下摆动,我也把腰一挺一挺的,配合她抽插。可蓁:‘啊啊啊..好..啊啊啊..爽..啊啊..好..啊啊啊..爽..啊啊..’

坐在旁边的卿琳,虽然还没酒醒,但看到我们在作爱,及可蓁的淫叫声,也有感觉,自己打开双腿,用手指在插自己的小穴。卿琳:‘嗯嗯..嗯嗯..嗯嗯..’

我就将可蓁拉起来,走到卿琳面前,让可蓁手扶著旁边的小茶几,我从她屁股后面,插他的小穴,让卿琳面对着我们的交合处,我用较快的速度,抽插可蓁的小穴。卿琳醉眼惺忪的看着,但她手指插自己的速度跟力量都加快加大。可蓁:‘啊啊啊..干..啊啊..的..啊啊..好..爽..呵呵..’

卿琳:‘呵呵...嗯嗯..呵呵呵..’

由于,可蓁小穴已经很湿了,让我是越肏越顺越快。我也伸手,将手指插入卿琳的小穴,用插、转、痒伺候她。卿琳:‘呵呵..会..啊啊..痒...呵呵..呵呵..’

可蓁:‘啊啊啊..不..啊啊..行..啊啊..啊啊..了...啊啊..’

可蓁的身体,颤抖了几下,小穴夹紧我的龟头,感觉一阵热液冲来。我把鸡巴从可蓁的小穴中拔出,再把卿琳拉到大沙发上躺着,打开她的双腿,就将我鸡巴往她小穴抽插。卿琳:‘啊啊啊..啊啊..好..呵呵..硬..好..呵呵..舒..服..啊啊..’

正当我还在抽插卿琳的小穴时,背后有一双乳房来磨蹭,回头一看是筱屏。筱屏:‘被妳们的叫床声,叫得睡不着,叫的咩咩好痒。’

我就放慢速度,抽插卿琳的小穴,一只手伸到后面,用手指插进筱屏的小穴内抽插。筱屏:‘呵呵呵..被男人..呵呵..弄真..呵呵..的..呵呵..不一样..’

筱屏她也伸手到前面,在玩我的蛋蛋,受这个刺激,我就更加快速度的抽插卿琳的小穴,插插啪啪响。卿琳:‘啊啊啊啊啊..救..命..啊啊啊啊..’

我觉得我的马眼,憋不住了,就猛用力抽插卿琳。卿琳:‘啊啊啊啊..出来..啊啊啊..了..啊啊..’

卿琳抽慉了几下,小穴内一阵热流,她高潮,我马眼也一松,就射精了,趴在卿琳身上,我背后也还趴着筱屏。筱屏:‘我咩咩痒了,也要插啦。’

她就伸手,抓住我鸡巴套弄,满手的精液及淫水,就往卿琳的阴毛一抹,然后,嘴巴就吸入我的鸡巴。吸了好几下,我鸡巴太刺激了,反而硬不起来。我把筱屏拉起来,我:‘让我洗个热水澡,然后带他们两个,回她们的房间,妳先到房间等我,待会,一定让你爽。’

筱屏就带我,到她房间的浴室,她的浴室没浴缸,而且是跟隔壁房间共用的那种。进去后,我用热水直冲我全身,冲的满久。筱屏来敲了一次门,我说再等一下。等我的鸡巴,似乎有些恢复了,我才走出浴室时,筱屏已躺在床上两腿开开,在自慰自己的小穴,我跟她说,我去喝点水。筱屏:‘快一点喔,咩咩在痒了。’

心想真是够骚的。当我回到房间时,我就将头,埋进她的双腿间,原本要用舔的,但那小穴已经湿淋淋的了,我就改用两只手指,插进去转了好几圈。筱屏:‘啊啊啊..轻一...啊啊..点..啊啊啊..’

接着,我就抱住她,将鸡巴插进她的小穴,慢慢的抽插。筱屏:‘呵呵呵..好..棒..嗯嗯..的..鸡巴..呵呵..’

这样抽插了一阵后,她似乎不过瘾,就翻转过来,换她在上我在下,鸡巴跟她的淫屄还连在一起,她就很用力的抽插,两个奶子,晃的很厉害。筱屏:‘啊啊啊啊..好..啊啊啊..爽..好..啊啊啊..爽..啊啊啊..’

但持续力不久,没多久,就趴在我的身上,速度变慢了,我就再将她翻过来,在她屁股下垫个枕头,然后用快速度抽插她,发出啪啪声响。筱屏:‘啊啊啊啊..我..啊啊啊啊..要死..啊啊啊..了..啊啊啊..’

结果,她身体不停抽慉,小穴一缩后,喷出一点尿出来,弄湿了枕头。我身体也沾到了一些,我就到浴室要去冲洗。谁知,我打开浴室的门时,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地上,在搓自己的阴核。我们都吓一跳。恢复镇静后,她:‘你是筱屏的新男朋友吗?’

我:‘不是,我认识可蓁。’

她:‘那为什么会跟筱屏在搞?’

我就将今晚,卿琳喝醉送她们回家,然后解释,我跟可蓁之前是砲友,作爱时,其他两个也自动加入,说给她听。她:‘你那么厉害,一次搞三个。’

我:‘没那么厉害,刚刚是第二回合,已经射了一次了。’

她:‘那可以再来吗?我看的咩咩好痒喔。’

我:‘我先冲个身体,待会我再过去。’

冲完,我开另一边的门,进到她的房间。看到她盖著被子,应该是没穿衣服了。我:‘妳也是MODEL吗?什么时候看到我们在做爱的。’

她说她叫爱珍,今天参加别地方的耶诞聚会,回来时,见到客厅有男人的衣服,想说不知谁带男人回来过夜,她进房间要洗澡时,听到浴室有人,等到她进浴室时,听到筱屏的作爱声,就躲在门边偷看了。爱珍:‘刚刚看你好像很神勇。’

她就把我拉到她身边躺着,手握着我的鸡巴。爱珍:‘哇!你的DD好硬。’

我也伸手,将手指往她小穴抽插。我:‘妳咩咩好湿,是不是自慰很久了。’

爱珍:‘嗯嗯..妳们作..呵呵..多久..就..嗯嗯..弄..多久..嗯嗯..’

我就翻身趴在她身上,将鸡巴往她小穴插,真的好湿,一插就进去了,我就快慢快慢抽插她。爱珍:‘嗯嗯..啊啊啊..好..呵呵..舒服..啊啊啊..呵呵..’

她的小穴淫水很多,我的鸡巴一插就到底。我也拿起枕头垫在她屁股下,这样插的更深。爱珍:‘啊啊啊啊..太..过..啊啊啊..瘾...啊啊啊..了..呵呵..’

接着,她用双腿夹住我屁股,这样插的更深,我就加快速度。爱珍:‘啊啊啊啊啊..干..啊啊啊啊..死..啊啊啊..我啦..啊啊啊啊..’

我再抽插二十几下后。爱珍:‘啊啊啊啊啊阿..爽..啊啊啊啊啊阿..死..啊啊啊啊..’

她身体打了几个哆嗦,小穴一缩,出精了,我也想有快感,就在狠狠的抽插。爱珍:‘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’

我就射精在她的小穴中了。接着我就躺在她旁边睡着了。隔天早上,起床已十点了,还好是周末放假,爱珍不在床上了。等我走出房间,她们四个在客厅吃早餐,见到我后,一起鼓掌。可蓁:‘辉哥好厉害,一夜搞我们四姊妹。’

我:‘我都腿软了,碰到妳们,我真的投降,下次不要一起来,好吗?’

爱珍:‘那就是还有下次了。’

我只好摸摸头。我:‘我要先走了。’

当我穿衣服时,每个人还来吸我鸡巴几下,但鸡巴只是微微挺一下,就软下去了。也因此才能离开那淫窟。耶诞到元旦这几天,都没再做爱了,跨年那天,因为耶诞跟贞清的约会被破坏了,所以我们决定跨年那晚上,我们要自己过,不参加任何活动。当天下午,贞清来载我,下班后至我家,因为明天早上,我参加的社团,要去参加总统府升旗典礼,我家比较近一点,而且学弟去美国,跟父母亲过圣诞了。回到我家后,贞清说要洗澡,但我家只有单人浴缸,所以,贞清躺在我身上,一起泡澡,我将鸡巴插在他的小穴中没动,就静静躺着。泡完澡后,我只穿件篮球背心,贞清则穿一件宽大的T恤,她头发湿湿的,相当的性感。再来,我煎王锦珠送的牛排,贞清她不太会煮台湾菜,所以就很久没下厨了,而我对厨房的事,还相当有兴趣。吃完牛排后,我俩一起洗碗,当然免不了调情。洗完后,来到客厅喝着红酒,她躺在我身上看着DVD,特别拨放一片DVD,看完刚好11:45,我们开始深吻,11:55时,我将鸡巴插进贞清的小穴。贞清:‘待会,我们从今年做爱到明年。’

我吻了她。我:‘而且每年都要这样。’

当电视传来【十九八七六…三二一】,我俩紧紧抱在一起。这时,心里的浓情密意,非平时的性爱中,可以得到的,虽然我俩也作了爱,我也让她高潮,她也让我高潮,但这非平时为了泄欲的性爱所能比的。我俩相拥睡到清晨四点,起床后,漱洗完毕,亲她一下,她睁开眼睛。贞清:‘我今天中午要去跟玛莉【她高中女校同学】吃饭,她刚从英国回来。’

我:‘我大概八点就回来了,要不要陪妳去。’

她点点头,又睡着了。参加活动,回到家中,贞清还在睡,我亲她脸颊一下。我:‘亲爱的美人,该起床了。’

贞清:‘我还要睡一下,十点再叫我。’

快十点时,我准备好了早餐,就钻进贞清的被子里,从脸一直亲到她的乳房,她才清醒的抱着我,然后起床了。漱洗后吃早餐。贞清:‘我告诉你,你今天去跟我同学吃饭,她们会刁难你喔,她们有时会很过分,那你还要去吗?’

我:‘妳跟这些同学是都要好?’

贞清:‘因为我高中时,是念私立女校,所以要住校,她们是我同班同寝室三年的姊妹淘。至今感情都很好。’

我:‘既然是妳的姊妹淘,那我更应该去,从那里,搞不好可以知道,妳更多的秘密。以后跟妳吵架,妳离家出走,才知道到哪找妳?’

贞清:‘心机有够深。’

当我们来到聚会地点,是一家西餐厅。讲了订位人名字,服务生带我们到一间小包厢内,已有一个女人坐在那玩手机,见到贞清马上起身,两人互相拥抱,她穿一套黑色的西装外套及长裤,长的不错,跟贞清是同一类型的。那女子:‘姘头,好久不见了。’

她用很严厉的眼光看着我。那女子:‘哟!今天带妳的新姘头来啊!’

贞清:‘对啦!她是我的男朋友叫志辉。阿辉,这是我很好很好的同学叫玛丽。刚从英国回来。’

我点头打招呼,她伸出手跟我握手。玛丽:‘乍看之下是不错,不过今天没订你的位置,先站着,等其他人看过,再看同不同意你参加。’

贞清:‘别闹了,阿辉你先坐。’

我:‘没关系!美女的话当然要遵从。不过,请问妳这一票是同意还是反对?’

玛丽:‘废话!如果反对,就把你赶出去了。’

我:‘既然亲爱的玛丽小姐同意,那我更要站着。’

我就站在她们旁边,听她们聊天,并帮忙叫服务生倒水。接着进来两个女人,玛丽马上起身,分别跟她们拥抱。这两人都算漂亮,真是物以类聚,只是脾气似乎比较温柔。其中一位看见我。女子:‘玛丽,今天该不会是要介绍男人让我们认识吧?’

玛丽:‘那是,她是小清的姘头,我说要妳们初审通过,才能参加我们的聚会。’

女子:‘妳什么时候交男朋友,也没告诉我。还说我们是好姊妹。’

贞清:‘今天不就带来让妳们公审了。’

女子:‘来!来!帅哥坐下来,让我们好好审问一下。’

我:‘要我坐下,就表示同意让我加入今天的聚会了。’

女子:‘同意!当然同意!要审核你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标准。’

接下来,贞清把我介绍给她们,一位叫翠华,一位叫文慈,其中文慈已经结婚,有一子,她们三人,分别都在外商公司上班,文慈跟翠华还是同事。接着,她们就问我很多问题,从中间,我知道她们四人除了同寝室外,还都是出国留学回来的。而且玛丽跟贞清,当初就以夫妻自居,被她们叫姘头。等吃完主餐甜点及咖啡后,她们又继续聊天,并对我提出审核结果。翠华:‘根据我们评审团的初审,一、年纪比我们小二岁,虽不满意,但符合贞清的大姐个性,勉强同意。’

玛丽:‘我们都是留学的,你只是国立大学毕业,不过,听你的收入及家境,都还算OK,也勉强同意。’

文慈:‘见你刚刚表现相当有礼貌,经的起我们的挑衅,个性还算温和,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装的,所以暂时同意。’

翠华:‘我想,今天大家也没事,本来要去逛街,不然就去贞清家,晚上,你煮饭给我们评鉴一下,在这方面,是否通过。’

贞清:‘太好了,这样可以到我家,我们可以轻松的,好好聊一聊。’

我就开车,载她们到贞清家后,当起男佣泡咖啡,切水果及小点。贞清来到厨房,紧抱着猛亲我。贞清:‘亲爱的!今天让你委屈了,我会好好补偿你的。’

我:‘只要妳喜欢,为妳做任何事,都是我毕生最大的荣幸。’

因为厨房跟客厅,只有一个吧台分开,她们都听见了。文慈:‘哦!我快吐了。这么恶心的话,都说得出来。’

翠华:‘妳是羡慕吧?妳老公应该说不出这种话。’

文慈:‘哇!阿辉,你成功三分之一了,已经有人帮你讲话了。’

我:‘谢谢!不知几位小姑娘,今晚想吃什么?我就去买菜。’

玛丽:‘这嘴巴不得了,够甜的,知道怎么哄女人,太危险了,先扣分。’

贞清:‘太扯了啦,说好也扣分,说坏的也扣分。’

玛丽:‘姘头!对不起!妳今晚没有发言权,而且干扰评审再扣分。’

翠华:‘没关系!我爱听,她扣我加,我们吃什么由你决定,不过,我们是很挑嘴的,所以,自己看着办。’

我就出门去买菜,回来后,她们还是在聊天,不过都换了比较轻松的衣服,由此可见,她们的身材跟贞清都差不多的好。这时,贞清也叫我去换件轻松的衣服,我就穿了一件篮球背心及运动长裤出来。翠华:‘哟!身材还不错喔。’

文慈还跑过来,搥了几下我的胸膛。文慈:‘还很结实。’

我就进厨房去开始煮菜,煮了六菜一汤,然后把那久没用的餐桌整理好,摆好碗筷。我:‘恭请各位女皇用膳。’

她们一一就坐后,我开了瓶红酒。她们对我的手艺,虽没赞赏有加,但也算满意,再加上席间,说些黄色笑话给她们听,整个气氛相当融洽。而且红酒也喝了四五瓶了。再来,我泡一壶茶及小蛋糕跟水果盘给她们后,去整理完餐具后,回到客厅。我:‘我最亲爱的评审美女们,不知我今晚的表现,是否满意?’

文慈似乎有些醉,摇摇摆摆站起来。文慈:‘小清,我要去办离婚,跟妳竞争阿辉。’

翠华:‘哇!妳又拉一票了。至于,我对你是很满意啦,这票也投给你。’

这时,大家都把眼光看向玛丽。玛丽:‘大家都还记得,我们的约定吗?’

文慈:‘什么约定?’

丽:‘妳就是那个违反约定的人。当初,我们在宿舍,常搞性爱游戏,说女人也可以让女人有快感,以后为了大家的性生活,可以美满,所以在结婚前,要让我们试试她老公的床上功夫。结果,妳偷偷在国外结婚,难怪现在性生活不美满。’

文慈:‘我那有不美满?而且那是说笑的,那有将老公去跟其他的女人作爱的?而且,男生也不敢。’

玛丽:‘阿辉!那你敢不敢?因为我跟小清不一样,当初我是她老公,她能不能满足,我最清楚,所以,我一定要鉴定一下。’

我一听,装出很害羞的表情,看看贞清。贞清:‘阿辉不要怕【好会演戏】你就把它当作我,我跟她高中到大学,不知作过多少次了,有时还天天都来。’

翠华:‘对啊!每天都听妳们在叫春。’

玛丽:‘我今天一定要确认,你可不可以给小清幸福。’

玛丽有点醉了,说完摇晃的站起来,带我进贞清房间,我故意没将门关上。一进去,她就脱掉我裤子,因为鸡巴还没准备,也没受刺激,还是软软的。玛丽就伸手往我鸡巴一拍。玛丽:‘这样如何让我姘头性福?’

我:‘我告诉妳,我最讨厌人家说我DD不行。’

说完,我就将她的衣服,很快的脱光,因为之前,她们已换了T恤及短裤,推倒在床上。我就将手在她的小穴口抚摸,嘴巴开始吸她的乳头。玛丽:‘够性格,嗯嗯..我喜..嗯嗯..欢..’

我等她小穴已经开始湿了以后,就将两只手指头伸进他的小穴,进行插、转、痒的老招式。嘴巴用咬或用吸她的乳头。玛丽:‘呵呵..好..刺..啊啊..激..呵呵..’

我的手指,就一直插转痒,直到他的小穴,充满淫水。玛丽:‘啊啊啊..痒..啊啊啊..痒..快..啊啊..插..啦..啊啊..’

这时,我鸡巴已经硬了,我拉她的手,来握住我鸡巴。玛丽:‘哇!好硬。’

她就将我鸡巴,拉着往她的小屄插进去。我就开始稍快速度,抽插他的小穴。玛丽:‘啊啊啊..好..啊啊啊..舒..服..啊啊啊..’

她的小穴越来越湿了,我就将她双腿,挂在我肩上,猛用力抽插她。玛丽:‘啊啊..啊..啊啊..啊啊..啊啊..啊..’

她似乎只剩惨叫声,身体不停的颤抖。我不让她有休息机会,继续用力抽插。玛丽:‘啊啊..啊啊没..啊啊..命..啊啊啊..了..啊啊..’

感觉到她小穴一缩,她已经高潮了,躺在床上喘气。这时,我不知是该出去还是在里面。我走到门边一看,她们三人,已经在客厅地毯上玩起来了,三人衣服脱光,互相亲吻,互相插小穴。我就走出来,将鸡巴往贞清的小穴抽插。贞清抓住我鸡巴。贞清:‘先插文慈的,让她比较看看。’

文慈:‘不行啦!我有老公的。’

贞清:‘大不了,到时叫玛丽陪他作一次,当补偿啦!’

贞清就抓住文慈,示意要我插进去。也不知她们玩多久了,文慈的小穴,也是湿淋淋的。我就不客气将鸡巴一次抽入后,慢慢抽插。文慈:‘啊..好..硬..呵呵..舒..呵呵..服..啊啊啊..’

她的小穴很湿了,几乎次次到底,我就拿一个抱枕,垫在她的屁股下,将她双腿拉起抱住,并加快速度,抽插她的小穴。文慈:‘啊啊..啊啊..太..啊啊啊..爽..啊啊..了..啊..’

我再更用力抽插她。文慈:‘啊啊啊..会..啊啊..死..啊啊..会..死啦..啊啊啊..’

我再用身体,压住她双腿,双手撑在地毯上,用一次一次重插方式。文慈:‘啊..啊..啊..啊..啊..’

她的身体,已经在打哆嗦了,我就加快速度抽插。文慈:‘啊啊..啊啊..啊..’

她分开双腿,夹住我的腰,紧紧抱着我,感觉她小穴用力一缩,就让我射精在她里面,然后她跟着出精了。我就躺在文慈旁边,鸡巴也软掉了,我们两个都在喘气著。翠华:‘小清,妳好幸福哦,妳男人好猛。可惜,我没吃到。’

贞清:‘妳不要急,现在妳带他去浴室洗热水澡,等一下,就会让你爽歪歪。’

翠华来到浴室,就放水进去按摩浴缸,然后开始帮我洗澡,我也顺机吃豆腐,当她洗我鸡巴时,DD还是垂头丧气的。等到热水一冲,似乎有些反应了,就说我们去泡一下,就进去按摩浴缸,并启动水柱。我的鸡巴,被翠华一直握著,泡了热水后,似乎慢慢恢复硬度了,还没等到完全恢复,翠华就坐上来了,将小穴套入鸡巴,上下摆动了起来。翠华:‘呵呵..还不..错..呵呵..插..’

听她的口气,好像不是很满意,我就站起身来,让她含着我的鸡巴,我鸡巴恢复了硬度。她猛吸了几口,她就转身趴在浴缸边,把屁股翘起来。翠华:‘哇!好硬的鸡巴,赶快插进来吧。’

我就挺起我的鸡巴,从她后面,用力猛插小穴。翠华:‘啊啊啊..好...啊啊..爽..啊啊..’

我大概插了十几下,她就半翻身用手推我。翠华:‘我的奶奶撞到浴缸会痛。我们到房间去好吗?’

我就起身拿起浴巾,将我们身体擦干,我抱起她,将鸡巴插进她小穴内,走到房间,这时,贞清她们三个躺在床上聊天。她们三人让出一些位置,让我将翠华放在床上,我抱着她,用不是很快的速度抽插她。翠华;‘呵呵..呵呵..好..爽..’

文慈:‘阿辉,好好谢谢她,她是第一个支持你的。’

我就扶起她屁股的一边,然后用力插她小穴,让她屁股再回贴到床上,就这样,一扶一插,一扶一插的抽插方式。翠华:‘啊..啊..啊..啊..’

文慈:‘对!就是狠一点,不然她是很色的。’

有观众在旁边,我就再表演一下,我站起来,拉起她的双腿,分开夹在我腋下,让她下半身擡高,我的鸡巴由上往下抽插。翠华:‘啊..啊啊..要..死..啊啊..了..啊啊..’

抽插十几下后,再将她放下,改让她趴在床边,我下床擡起她双腿,用老汉推车的方式,抽插她的小穴。翠华:‘啊啊..饶..啊啊..命..啦..啊啊..’

看她似乎已经经不起折腾了,就放个枕头,在他屁股下,猛力抽插她。翠华:‘啊啊...我..啊啊..不..要..啊..了..啊啊..’

我再猛抽插几下,她紧紧抱住我,就出精了,还喷出一些尿来。这时,贞清来到我身边,抱着我猛亲,并将我鸡巴,插入她的蜜洞内。贞清:‘你今天表现的很好,没让我丢脸。’

玛丽:‘看妳浪的跟什么一样。阿辉,算你厉害,以后,我们都要当你的姘头了。’

贞清:‘我才不给妳们用,要用就来求我。’

文慈:‘我看妳一个,根本应付不来,到时不知谁求谁。’

我:‘那我到底有没有通过。’

翠华:‘没有通过,除非让我们再爽几次。’

贞清:‘好了啦,妳们都该走了,接下来换我们了。’

玛丽:‘好啦,我们也累了,要回去休息。妳们就慢慢作吧。’

她们三人,就穿好衣服回去了,我就抱起贞清,将鸡巴插入她小穴,走到门口送客了。她们走后,我当然再让贞清爽了一次,我也射精了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友情链接